Welcome to Delicate template
Header
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
Header

狐狸视频色斑app丝瓜下载

3月 27th, 2021 | Posted by admin in 未分类

   隔天,禁苑梨园的头一批话本子送到了。

   晏时玥随便一翻就觉得有好几本都很好看!禁苑梨园果然是卧虎藏龙!

   于是她就关在房间里看了两天的话本儿。

   但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总有种说不出的不安,晏时玥问:“阿旌的信还没来吗?”

   “没有,”微帛道:“要不奴婢传信叫人去看看?”

   “算了,”晏时玥道:“再等等。”

   霍祈旌是标准的五天一封信,这次……算算已经快十天没有信来了。

   晏时玥趴在枕上,看了一段儿,觉得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。

   她霍然站起,连鞋子也没穿,就快步走到妆台那边,拿出了装信的木匣子。

   打开来,最上面就是上一次收到的信,除了不算长之外,翻来覆去的看,也没有什么不妥的。

   晏时玥又把上一封,上上封都看了,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,飘忽不定,却怎么也抓不住。

   她在房中来回的转了几圈,直到感觉脚底发凉,这才跳回榻上,手里还抓着那封信,由着微帛给她换了袜子,套上鞋子。

   青春少女学院风连衣裙浅笑嫣然铁轨写真

  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不算疑点的疑点。

   之前霍祈旌写信,只是五天一寄,但其实,信有可能是分好几次写的,能看的出断续。可是后头这两封信,却都是一次写成的。

   总不可能,是安澜关出事了?

   晏时玥心头一震,看了微帛一眼。

   微帛迅速垂下眼,避开了她的视线。

   她说过,有事情不能瞒着她,但是,如果是得了明延帝的命令,那就是另说了。

   晏时玥提步就去了统领府。结果就见到孟敏在给晏成渊收拾行装。

   而晏成渊在隔壁小书房与晏时蕤说话,并没有注意到她来。

   晏时玥也不等她们反应过来,就加重步子往小书房走,一边用孟敏的声音道:“安澜关战事究竟如何了?”

   晏成渊是背对窗子的,听她问的急迫,下意识的沉声道:“不必着急,如今战势胶着,一时恐难分出胜负……”

   晏时蕤站在他对面,难得的目瞪口呆。

   晏成渊也迅速察觉到不对,一回头,就见她站在面前,看着他道:“爹爹,大袭国犯边了对吗?”

   晏成渊浓眉凝起,微微抿唇,半晌,才点了一下头。

   她转头就跑,一路快马到了宫门,气喘吁吁的去见驾。

   明延帝倒也没拖延,很快就叫进了,道:“朕知道瞒不了你几日。”

   “阿耶!”晏时玥急道:“这战事多久了?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   明延帝叹道:“月初收到的消息。”

   那都二十多天了啊!怪不得阿旌没空写信了!

   晏时玥急道:“我要去!阿耶!求求你了,我要去!我要去啊!”

   她满眼是泪的看着他,声音都哽咽了,“阿耶!求求你!我是福娘娘啊!阿旌生平之愿,就是将大袭赶出我大晏国土,我可以帮他的啊!阿耶!”

   明延帝沉默良久。

   他离了座,微揽着她,轻轻抚摸她的头发:“阿耶舍不得你。阿耶舍不得叫我的玥儿踏足险境。”

   晏时玥被他说的心头发酸,却仍是仰脸求道:“阿耶,我不会有事的。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,阿耶!你就让我去吧!”

   明延帝沉默不语。

   顾九行小心翼翼的上前禀报:“皇上,皇贵妃求见。”

   明延帝点了点头。

   皇贵妃进来,一看这架势,就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 她叹了口气,也不多说,只依依行来,轻轻靠在他臂边:“三郎,若你身在险境,我也没办法独善其身,将心比心……你就让玥儿去吧,她是福娘娘,臣妾相信她会平安无事,也会为我大晏拱卫国门、开疆拓土。”

   明延帝最终还是点了头。

   看皇上神态郁郁,顾九行的心情是真的有点复杂。

   这位,居然真的不顾皇上真心挽留,说走就走?这无边圣宠,无上荣光,在她,竟似乎毫不挂怀?

   晏成渊是奉旨监军,需要即日离京,于是晏时玥迅速安排手上的事情……

   主要是霍祈阳,郑重的与他谈了半个时辰,并郑重的托付给了孟敏。

   重伤未愈的微欣,她的猞猁狲和滚滚,交给了琳琅。

   身边的人,带走丁小眼和微帛,留下了丁九和琳琅,叫丁九决定不了的所有事情都请示晏时蕤,琳琅则请示孟敏。

   安排完毕。

   大家的心情都有些复杂。

   但不管怎么样,晏时玥还是当天晚上,就跟着晏成渊上了路。

   晏成渊得明延帝信重,已经不止一次任监军之职。

   大晏的监军,并不像前朝那般,会任用完全不懂军务的宦官,大晏的监军全都是武将临时任命,有督察将帅、协理军务之责,权限很大,可称之为“如朕亲临”。

   本来晏成渊可以一路快马,轻车简从,但因为多了晏时玥,速度难免慢了不少。

   晏时玥也没推托,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有数,看着皮实,其实娇生惯养,虽然最近已经摆脱了顿顿药膳的命运,但也绝对称不上健壮。

   她就每天出来骑一程马,逐步适应,马车也一路疾驰,尽量不耽误行程。

   晏成渊的亲兵看在眼里,倒是渐渐的多了些好感。

   从长安城到徐州,足有二千六百多里路,晏成渊带出来的都是良马,晓行夜宿,一天约摸能行二三百里。

   赶了六天,到了洛州。

   时辰还早,一行人在驿馆落了脚,晏成渊过来看看晏时玥,却听说她带着人出去了。

   晏时玥带着人去孟记布庄买了布,准备紧急叫人做些口罩出来。

   三四月的天,说是吹面不寒,可一路疾驰,这些人骑在马上,吹的脸都皴裂了,晏成渊嘴唇都干的有血道子了。

   她问他们为什么不带那种带面罩的风帽,亲兵却答说,观察左右的时候不方便。

   那这样的话,就给他们做些口罩,不用太厚,只挡挡风就成。

   买完布,又买了一个软软的大迎枕,预备着晏成渊中途上车休息的时候,好稍微倚一下,他纵是武将,也不是铁打的人,骑一天马,哪有不累的。

   出来的时候,却见有人正在外头吵闹。

   那小二道:“我们东家虽说是收天下奇异的种子,可是你这草遍地都有,没得跑来混钱的。”

   那人道:“我这可不是寻常野草,不信你看看!”

   晏时玥这会儿没心思管闲事,只扫了一眼就想走,谁知道就是这一眼,她就顿住了脚。

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.0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