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 to Delicate template
Header
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
Header

麻豆印象传媒林予曦

4月 13th, 2021 | Posted by admin in 未分类

王欢也在附近观看阵法,他虽然不动蜀山的护山大阵,但阵法的基本还是很清楚,韩鸣挑出来的六位通神都是好手。但是王欢已经肯定,光凭他们几个人根本无法破掉这个大阵。

因为这阵法的阵眼还很牢固,而且阵眼有自动修复阵法的功能,就算七个人联手,能破开阵法,但却无法破掉阵眼。

韩鸣太高估他们这些人的实力了。

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,这阵眼会这么强。

“走吧。”

就在七个人还在商量破阵的时候,王欢已经转身,向着山下走去。

“前辈,阵法就要破了,这个时候离开岂不是要把机会让给别人?”苏虹眉奇怪,大家都在翘首以待,等待阵法破掉。

他偏偏要走。

王欢道:“他们几个破不开这个阵法,不走留在这里干什么?”

“嘿,他怎么走了?”姜渐漓瞧见王欢下山,脸上一阵诧异。

“估计是没有捞到优先权,不想喝咱们的洗脚水,一气之下就走了呗。”旁边,一个人嘴角露出一抹笑容。

韩鸣心里更是得意,觉的王欢是被他气走的,洋洋洒洒的说道;“好了,不相干的人要走就走,我们专心研究一下,破开这个大阵。”

森の少女唯美忧伤空灵长白裙写真图片

“对,韩师兄说的有理。”

“等我们破开阵法,在里面得到机缘,一定让他刮目相看。”

在场中的人有许多人对王欢都看不顺眼,一个散修,就敢这么狂,这次故意凉他一次,让他知道得罪他们宗门弟子的后果。

不光是这次遗迹不给他机会,以后但凡有阵法的遗迹,都要把这小子排出去。

他们七个人已经准备就绪,各就各位的站在破阵位置,在韩鸣一声令下后,七个人突然一起出手,顿时七股恐怖的力量向着蜀山宫殿撞击而去。

而在蜀山宫殿处,忽然亮起一个透明的罩子,这罩子就像一个巨大的肥皂泡,七股力量撞在罩子上,那罩子向内凹陷。

“啵!”

突然,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在蜀山上空响起。

那罩子忽然炸开,掀起一道气浪,把大殿外的人震的人仰马翻,韩鸣七个人也被巨大的冲击力震飞出去。

“大阵破了!”

落地后,看着消失的“肥皂泡”,也不知道谁激动的喊了一声。

“看好大门,一个时辰后再允许他们进来,谁敢违规,秋后算账!”韩鸣对着留守在外面的弟子交代一声,运起御剑术,向着大殿内快速的冲进去。

另外六个人也不敢怠慢,施展出部力量,向大殿冲出。

只是,他们的速度远没有韩鸣快。

韩鸣一马当先,脸上露出兴奋之色,一头扎了进去,就在众人都以为韩鸣能进入大殿的时候,忽然大殿又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。

一股力量骤然出现,韩鸣的脸“砰”的一声撞了上去,就好像撞在一块透明玻璃上一样,一阵头晕眼花,从空中掉了下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看到韩鸣的情况,大伙赶紧的停下来,一脸茫然的看着韩鸣。

韩鸣的鼻子撞的发紫,一张脸难看到了的极点。

“韩师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姜渐漓看着他的鼻子,心有余悸,她是个极度爱美的人,幸好刚才冲在前面的不是她。

韩鸣满脸铁青,面对众人怪异的目光,黑着脸说:“失算了,那阵眼还在,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,那阵眼已经没用了,没想到它竟然还在。”

“啊?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韩师兄,我们再次联手,破开这个阵眼。”

大伙开始商量。

韩鸣却满脸难看的说:“破不了,这阵眼是阵法最关键的一处,光凭我们几个打不开,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什么?”大伙直勾勾的看着韩鸣。

韩鸣很不愿意说下去,在姜渐漓的追问下,才不情愿的说道:“除非有高手,手持神兵利器,破掉阵眼,不然谁也进不去。”

众人听到这里,脸上顿时一片黯然。

能够成为神兵利器的,那只有用仙矿锻造的武器。

这种级别的武器,都掌握在真神强者手中。

“这么说,我们破不开阵法了?”一个人满脸颓废,在宝山面前却不能进入,这种感觉让他心里一阵纠结。

“神兵利器,我们去哪里弄?”

“可惜了,蜀山遗迹就摆在面前,而我们……”

姜渐漓也一脸可惜,大费周章的到了蜀山遗迹,结果却无法进去,换成谁都不甘心。

“呃,我记的有个人手里就有神兵利器。”

就在这时,一个弱弱的声音传来。

“谁?”在场的人目光突然看向说话的人,正是蜀山剑派的陈剑萍。

韩鸣的脸更加难看,那样子像吞了一只苍蝇。

“王欢……”陈剑萍低声道。

顿时,四周出现一片安静,谁也没说话。

刚才,他们才联手用心机把王欢赶走,现在你告诉大家,只有王欢才能破开阵法,这不是在打所有人的脸吗?

“要不,我们去请王欢回来?”沉默过后,还是有人说出心里想法。

“请他回来?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他挤走,请他回来,把你的位置给他吗?”那位姓周的修炼者愤懑说。

“不请王欢回来,那你有什么办法破阵?”刚才提出请王欢的人冷冷道。

韩鸣一咬牙,斩金截铁的说道:“坚决不行!宋师弟说的对,既然已经赶走他,那怎么可能再去请他回来。我们再试一试,这阵眼这么多年了,威力已经不如从前了。”

韩鸣带着他们再次攻向阵眼。

但是阵眼除了爆出一道恐怖反震力,依旧安然无恙。

最让他们恶心的是,这阵眼竟然开始自动修复他们原来破掉的大阵,刚才他们费的功夫,白费劲了。

连续试了几次后,韩鸣他们已经累的虚脱,坐在地上。

“要不,还是请他回来吧。”

姜渐漓也累的香汗淋漓,开口说道。

其他人面面相觑,这个时候再去请王欢,不光要分他一部分利益,还把面子丢了。

可是不请,谁也进不去啊。

韩鸣也一阵无奈,无力的点了点头。

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.0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.